忍者ブログ

這雙手將引領我走向一個怎樣陌生的區域

這一切的一切,都是我的人生的風景。
  
  最令我驚喜的,是我的母親並沒有遠走,她依然健康地默默地在那間土坯屋前張望。炊煙嫋嫋,能聞到飯菜的香味,她老人家看到我,安詳溫和地對我眨巴雙眼,還招手示意我過去呢。於是,我心領神會地點點頭,兩眼卻模糊起來,身子也顫了那麼一下,那一刻,也只有那一刻,我的所有的煩惱和憂傷才可能化作子虛烏有去紋,我的所有的喧囂才可能被拋到幽靜的遠方。
  
  我喜愛這條河,是發自心靈深處的喜愛。
  
  怎麼會不喜愛呢?在浩瀚的宇宙裏,漂流了多少地方?不記得了。邂逅了多少人?也數不清了。儘管獲得了或大或小的名聲、地位和物質財富,可是他們好像並不屬於我似的。唯有他們帶來的人生閱歷才真正屬於我,因為無論別人怎麼羡慕何嫉妒,也無論別人怎麼有錢和有勢,誰都奪不走,誰也搶不去,卻一直忠貞地在這條河裏閃爍不可企及的粼光。
  
  所以,在我閒暇或無聊的時候,在我迷茫或困惑的時候,在我憂傷或痛苦的時候,總習慣性地想方設法地平靜下來,想像自己手托著頭坐在林木掩映的幽僻處,滿懷一腔女子的柔情和一種高屋建瓴的灑脫,無比憐惜地打量她的姿色,聆聽她的聲音,體悟她的澄澈和無以倫比的美妙。在這樣的一次又一次的回眸中,我的胸懷寬出了許多,我的河流悠長了許多,我的靈魂深刻了許多。
  
  夕陽西下的時候什麼是Beauty Box,我總喜歡抽出閒暇拜見不同時期的我,並向過去的我親切地說聲你好。在河的源頭,在鄉村的青草地上,我正無憂無慮地追逐嬉鬧;在河的中游,在清亮的林子裏,我正醉意蕩漾地凝望著一位嬌好的女孩;在河的不遠處,在城市的鋼筋水泥間,我正孑然一身地遊走徘徊;在河的不知名的前方,在廣袤無際的原野中,我正從容不迫地走向虛無、模糊和永恆……
  
  我具體而明晰地感覺到,凡我走過的路,發生過的故事,打過交道的人,都好像是經過我先天的性格選擇了似的,而且冥冥之中什麼是Beauty Box,仿佛有那麼一雙神秘莫測的寬厚的雙手,牽引著我的河水潺潺地向東流淌。只是不知道,這雙手究竟哪來的不可抗拒的力量,同時也不知道
PR

我望著天際一抹霞紅

腦海中你的身影在夕陽下隨風起舞、蹁躚若蝶,揚起飛花片片、抖落漫天的相思。原來,是一場夢。凝眸處,你的倩影早已隨風消散猴棗散,只留下一副淒美的風景畫。
  
  請許我為你彈奏一曲心魂之樂吧!你在我的指尖舞動,我在你衣香飄飛之間流連忘返,你似那流離紅塵的一道魅影,帶走我的三魂六魄忘乎所以的縈繞於天地之間。
  
  沒有一雙手可以托起你那飄逸出塵的靈魂,你臥枕仙月、緲若仙子駕乘祥雲消失在煙波浩渺的星空裏。我跋涉千山萬水、遍尋海角天涯,只為採摘你那一剪飄飛的衣袂,爾後於爾同醉,執手相看。
  
  沒有一面明鏡可以映出心中你依舊清澈的容顏,時而笑靨如花、時而香淚兩行、時而舉目無神癡癡遠望,我的心如海浪般上下翻騰卻手足無措猴棗散
  
  你似絢麗煙花般一閃即逝,遠離我的世界,我駐足在絢麗過後的冷清裏撿拾一地過往,試圖將醉美瞬間刻於腦海、銘於心上。你素手纖指、花月和絃撥動秋風的傷感彈奏出整個季節的落寞和惆悵。
  
  也許,秋風帶走的不只是似水流年、吹散的不只是如花美眷,還有我的潺潺柔情、你的歸期如夢。如今,我懷揣滿腹悵惘、載著脈脈溫情灑下一地的相思,只為茫茫塵海中你能為我點亮一盞明燈,指明有你的方向。
  
  繁華落定紅塵中,煙花散盡已經年。你攜著夢隨一葉輕舟遠航,我駐足在時光的渡口續寫又一個春秋冬夏、反復著無數個晨暮暗換,你幻作春雨秋風、飄飄灑灑,在我孱弱無力的筆墨下舞盡一季又一季蒼茫、浸濕一夜又一夜的恬靜月色猴棗散
  
  落葉知秋,莊生曉夢。筆下抖落的點點墨蹟倒影漫天的相思,我如癡如醉的沉浸在你不經意營造的風華雪月的世界裏,你若即若離,我驚慌失措,我夠不著你如玉的肌膚和你那裁剪煙柳的輕聲一笑。

看,歷史長河的浪花


“滾滾長江東逝水,浪花淘盡英雄……”歷史的長河褪去昔日的創痕與浮華,我看到很多很多不羈的靈魂。那麼透徹,那麼有力。他們的文字,或激昂或瀟灑或委婉或靈動或沉淪或苦澀……

“東漢末年分三國,烽火連天不休”,那亂世之際。是誰在呐喊,是誰在朦朧醉意中高歌:“對酒當歌,人生幾何!”他了斷兒女情長,為了抱負,投入金戈鐵馬的戰場。空靈飄渺的戰鼓一下一下敲擊回蕩的聲響,如陣陣暗香,如長河流淌。他揮舞著長矛,傾聽著風兒穿過他糾結的頭髮,傾聽著那一聲聲淒慘的哀嚎。當他看透世間隱忍的繁華,怎知他心不倦!然而歷史不了解他,後世不了解他,他帶著“奸雄”的面具逝去了兩千年。無論如何,他的成就,誰也否定不了!聽,海浪拍打著海岸,呼嘯著“東臨碣石,以觀滄海……”

“長相思,在長安”思誰?思那如花美人,還是思那遠道故鄉。美人在雲端,家鄉隔萬山,最終落得“卷帙望月空長歎”,你淚眼而感“長相思,催心肝”可你也是一大樂人,要不怎會發出“天生我才必有用,千金散去還複來”的感歎。行路難,卻不見你愁眉緊縮,痛飲三杯,直掛雲帆,行路何難?啥啊,你本楚狂人,揮筆墨便留下千篇詩作。我敬佩你,只是難以懂你。駐足而聽,隔壁家的小弟弟正在朗讀:“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……”

還有她,中國歷史上少有的奇女子,卻是一個比煙花還寂寞的女子。撲閃撲閃著一雙泛如水的眼睛,道出一首首千回百轉的歌。漿聲燈影裏,看到她的詞平添幾絲煙雨,幾許溫柔和那撩也撩不盡的愁緒。讀她的文字,情感會失去支點,找不到哀愁的緣由,連心也跟著一起墜落:“這次地,怎一個愁字了得!”漿聲燈影裏,仿佛看見她舉著酒杯,微微熏,輕輕吟:“尋尋覓覓,冷冷清清,淒淒慘慘戚戚……”

聽風聽雨聽清明,從蘇軾到徐志摩,從李清照到席慕容。夜夜沉思著……忽然清醒,這一首首詩,這一闋闕詞,正是歷史留下的無可取代的財富。

カレンダー

06 2020/07 08
S M T W T F S
1 2 3 4
5 6 7 8 9 10 11
12 13 14 15 16 17 18
19 20 21 22 23 24 25
26 27 28 29 30 31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P 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