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看,歷史長河的浪花


“滾滾長江東逝水,浪花淘盡英雄……”歷史的長河褪去昔日的創痕與浮華,我看到很多很多不羈的靈魂。那麼透徹,那麼有力。他們的文字,或激昂或瀟灑或委婉或靈動或沉淪或苦澀……

“東漢末年分三國,烽火連天不休”,那亂世之際。是誰在呐喊,是誰在朦朧醉意中高歌:“對酒當歌,人生幾何!”他了斷兒女情長,為了抱負,投入金戈鐵馬的戰場。空靈飄渺的戰鼓一下一下敲擊回蕩的聲響,如陣陣暗香,如長河流淌。他揮舞著長矛,傾聽著風兒穿過他糾結的頭髮,傾聽著那一聲聲淒慘的哀嚎。當他看透世間隱忍的繁華,怎知他心不倦!然而歷史不了解他,後世不了解他,他帶著“奸雄”的面具逝去了兩千年。無論如何,他的成就,誰也否定不了!聽,海浪拍打著海岸,呼嘯著“東臨碣石,以觀滄海……”

“長相思,在長安”思誰?思那如花美人,還是思那遠道故鄉。美人在雲端,家鄉隔萬山,最終落得“卷帙望月空長歎”,你淚眼而感“長相思,催心肝”可你也是一大樂人,要不怎會發出“天生我才必有用,千金散去還複來”的感歎。行路難,卻不見你愁眉緊縮,痛飲三杯,直掛雲帆,行路何難?啥啊,你本楚狂人,揮筆墨便留下千篇詩作。我敬佩你,只是難以懂你。駐足而聽,隔壁家的小弟弟正在朗讀:“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……”

還有她,中國歷史上少有的奇女子,卻是一個比煙花還寂寞的女子。撲閃撲閃著一雙泛如水的眼睛,道出一首首千回百轉的歌。漿聲燈影裏,看到她的詞平添幾絲煙雨,幾許溫柔和那撩也撩不盡的愁緒。讀她的文字,情感會失去支點,找不到哀愁的緣由,連心也跟著一起墜落:“這次地,怎一個愁字了得!”漿聲燈影裏,仿佛看見她舉著酒杯,微微熏,輕輕吟:“尋尋覓覓,冷冷清清,淒淒慘慘戚戚……”

聽風聽雨聽清明,從蘇軾到徐志摩,從李清照到席慕容。夜夜沉思著……忽然清醒,這一首首詩,這一闋闕詞,正是歷史留下的無可取代的財富。
PR

コメント
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
カレンダー

06 2020/07 08
S M T W T F S
1 2 3 4
5 6 7 8 9 10 11
12 13 14 15 16 17 18
19 20 21 22 23 24 25
26 27 28 29 30 31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P 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