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這雙手將引領我走向一個怎樣陌生的區域

這一切的一切,都是我的人生的風景。
  
  最令我驚喜的,是我的母親並沒有遠走,她依然健康地默默地在那間土坯屋前張望。炊煙嫋嫋,能聞到飯菜的香味,她老人家看到我,安詳溫和地對我眨巴雙眼,還招手示意我過去呢。於是,我心領神會地點點頭,兩眼卻模糊起來,身子也顫了那麼一下,那一刻,也只有那一刻,我的所有的煩惱和憂傷才可能化作子虛烏有去紋,我的所有的喧囂才可能被拋到幽靜的遠方。
  
  我喜愛這條河,是發自心靈深處的喜愛。
  
  怎麼會不喜愛呢?在浩瀚的宇宙裏,漂流了多少地方?不記得了。邂逅了多少人?也數不清了。儘管獲得了或大或小的名聲、地位和物質財富,可是他們好像並不屬於我似的。唯有他們帶來的人生閱歷才真正屬於我,因為無論別人怎麼羡慕何嫉妒,也無論別人怎麼有錢和有勢,誰都奪不走,誰也搶不去,卻一直忠貞地在這條河裏閃爍不可企及的粼光。
  
  所以,在我閒暇或無聊的時候,在我迷茫或困惑的時候,在我憂傷或痛苦的時候,總習慣性地想方設法地平靜下來,想像自己手托著頭坐在林木掩映的幽僻處,滿懷一腔女子的柔情和一種高屋建瓴的灑脫,無比憐惜地打量她的姿色,聆聽她的聲音,體悟她的澄澈和無以倫比的美妙。在這樣的一次又一次的回眸中,我的胸懷寬出了許多,我的河流悠長了許多,我的靈魂深刻了許多。
  
  夕陽西下的時候什麼是Beauty Box,我總喜歡抽出閒暇拜見不同時期的我,並向過去的我親切地說聲你好。在河的源頭,在鄉村的青草地上,我正無憂無慮地追逐嬉鬧;在河的中游,在清亮的林子裏,我正醉意蕩漾地凝望著一位嬌好的女孩;在河的不遠處,在城市的鋼筋水泥間,我正孑然一身地遊走徘徊;在河的不知名的前方,在廣袤無際的原野中,我正從容不迫地走向虛無、模糊和永恆……
  
  我具體而明晰地感覺到,凡我走過的路,發生過的故事,打過交道的人,都好像是經過我先天的性格選擇了似的,而且冥冥之中什麼是Beauty Box,仿佛有那麼一雙神秘莫測的寬厚的雙手,牽引著我的河水潺潺地向東流淌。只是不知道,這雙手究竟哪來的不可抗拒的力量,同時也不知道
PR

我望著天際一抹霞紅

腦海中你的身影在夕陽下隨風起舞、蹁躚若蝶,揚起飛花片片、抖落漫天的相思。原來,是一場夢。凝眸處,你的倩影早已隨風消散猴棗散,只留下一副淒美的風景畫。
  
  請許我為你彈奏一曲心魂之樂吧!你在我的指尖舞動,我在你衣香飄飛之間流連忘返,你似那流離紅塵的一道魅影,帶走我的三魂六魄忘乎所以的縈繞於天地之間。
  
  沒有一雙手可以托起你那飄逸出塵的靈魂,你臥枕仙月、緲若仙子駕乘祥雲消失在煙波浩渺的星空裏。我跋涉千山萬水、遍尋海角天涯,只為採摘你那一剪飄飛的衣袂,爾後於爾同醉,執手相看。
  
  沒有一面明鏡可以映出心中你依舊清澈的容顏,時而笑靨如花、時而香淚兩行、時而舉目無神癡癡遠望,我的心如海浪般上下翻騰卻手足無措猴棗散
  
  你似絢麗煙花般一閃即逝,遠離我的世界,我駐足在絢麗過後的冷清裏撿拾一地過往,試圖將醉美瞬間刻於腦海、銘於心上。你素手纖指、花月和絃撥動秋風的傷感彈奏出整個季節的落寞和惆悵。
  
  也許,秋風帶走的不只是似水流年、吹散的不只是如花美眷,還有我的潺潺柔情、你的歸期如夢。如今,我懷揣滿腹悵惘、載著脈脈溫情灑下一地的相思,只為茫茫塵海中你能為我點亮一盞明燈,指明有你的方向。
  
  繁華落定紅塵中,煙花散盡已經年。你攜著夢隨一葉輕舟遠航,我駐足在時光的渡口續寫又一個春秋冬夏、反復著無數個晨暮暗換,你幻作春雨秋風、飄飄灑灑,在我孱弱無力的筆墨下舞盡一季又一季蒼茫、浸濕一夜又一夜的恬靜月色猴棗散
  
  落葉知秋,莊生曉夢。筆下抖落的點點墨蹟倒影漫天的相思,我如癡如醉的沉浸在你不經意營造的風華雪月的世界裏,你若即若離,我驚慌失措,我夠不著你如玉的肌膚和你那裁剪煙柳的輕聲一笑。

舉步走向衰敗,走向摧殘

秋風的侵襲,惹得無數落葉的堆積,慢慢步伐,如踩在鬆軟的沙灘,甚至比沙灘還要鬆軟。涼風刺骨的涼,刺心的的涼,凍結了微笑,聚成了愁容,任再強烈的陽光也無法消融。秋,聽來就是一股悲涼,一股淒寒,一股殘殤。萬物俱經歷了盛榮雙下巴
  
  樹幹靜靜的立在那,沒有力量去反抗,只有等待,等待寒枯,等待宿命,枝葉在風中盡情的搖擺,似乎那是在世間的最後一瞬,一生的最後一次表演,所很賣力,很深情,在風力的協助下揮卻最後的餘力,實現精彩的人生。漫漫歲月,已無痕的度過,寒霜的侵襲,在無言下幻化作微笑,別世的一瞬,無數苦難隨最後一縷呼吸遠去。
  
  野草枯萎泛黃,乏倦的搖晃著,沒有了蟻遊,沒有了蟲鳴,在孤獨的夜,孤獨的靜,孤獨的可憐。草間的鳥巢疏了,寂寞的在那停留,沒有了溫暖,沒有了溫情,只有等待,也唯有等待。孤獨的小河在草間寂寞的流淌,哼著寂寞的歌,無奈的在世間穿行。
  
  秋忙過後,田地一片荒蕪,光禿禿的,偶爾一只野兔竄過,廣袤的田地似乎隨之一起奔跑,然步伐太慢,被狠狠地拋卻了,只有幾棵沒發的楊柳靜靜的陪著它,相互慰籍著。
  
  秋風拂拂,漫天飛葉,繁花落盡,處處凋零。花凋個個寒切,有歸入塵土的,有隨風飄揚的,也有抱死枝頭的,每一種都有一種獨特的淒美。展示了一生的唯美,等無聲凋零的一刻,再無人去欣賞,唯有惋惜。
  
  秋的晨很涼,晨的露很清,露的草很悲,悲的花很苦,苦的人很殤。秋晨的清涼能頃刻襲入人的心底,激起一陣莫名的顫慄,秋晨的露,秋晨的草,秋晨的花,秋晨的人,無不透露出一股悲涼,寒顫著每個脆弱的心。秋的夜很靜,靜的有點可怕,沒有蛙叫蟲鳴的騷擾,沒有風吹夜動的喧鬧,靜的詭異,靜的起毛;秋的夜很涼脂肪肝治療,不,可以說有點清冷,冷得刺骨,冷得寒心,冷得植物凋零,冷得動物入眠。
  
  秋夜的月很皎潔,秋夜的星很繁多,然,月清冷,星寒爍,無不透著一股涼。漫步秋夜,一股莫名的憂傷襲上心頭,一簇雜亂的愁緒縈繞腦海,步伐沉重,心情凝重,腦子繁重,無數的重有時壓的你喘不過氣來。不一會兒,不知從哪吹來了一片烏雲,雖不怎麼濃,但足以掩蓋星辰,遮去月光,遠處的天邊只剩下一團暈,吃力的照耀著凡世,照耀似乎誇大,應該是吃力的為大地嬴送著微光,闡釋著一種無奈,一股淒涼。
  
  風塵的難辨,不知摧殘了多少顆多情的心,無數的淒美不知幻化成多少滴秋雨。秋雨速速的下著,淋著肉體,浸著心靈,那刺骨的涼,刺心的痛,此刻在天地間痛徹,哭喊在無聲中力竭。戀的美,戀的殤,戀的痛,唯有戀的人深切的體會。
  
  失戀的人喜歡這樣:獨自坐在寂寞的秋,隻身聽著傷感的歌,單歌傾訴孤獨的怨,獨自心跳,獨自落淚,獨自傻笑,獨自神傷......
  
  殤,多麼寒心的一個字,多麼真切的存在著流動數據服務,多麼......
  
  孤人聽單歌,孤心賞孤秋,孤情駐孤月,孤殤漫孤夜,孤夜噬孤人。殤,漫過萬物,無聲的侵襲著每一個世人。

旁眼看著這個世界

二十年,我卻覺得很長。因為Reenex 好唔好總是在尋找自己想要的東西,卻怎麼也尋找不到,不想留下遺憾,卻無力去改變。
  
  來到塵世,成長,學習,只不過剛開始,人生就已經跌入了低谷。
  
  所有的一切,都是與我毫不相干的,我就是一個觀眾,所有的不想參與,不想言論。
  
  我能看懂她的心事,雖然從來沒有跟我說過,她倔強,腦子一根筋,有點城府。
  
  我們在一起不過兩個多星期,只是兩個星期,似乎兩年。
  
  我的初戀,她先追的我。我們的關係發展的很快,很順利,她總是這麼熱情洋溢,從開始的聊天,到牽手和擁抱,到簡單的接吻,到最後的舌吻,如膠似漆,形影不離,天昏地暗。
  
  她說我和她以前的男友不同,比他們好多了,我笑笑。
  
  兩個多星期後,我們還是分了,這就是所謂的好景不長,世事不如人意。但,是我先提出的分手。
  
  她問我為什麼,我說:“事情到了這個地步,不是我的錯,你的所有我都可以不在意,但我在意的是你欺騙我。”
  
  忘了,當時她哭了沒有,只是還記得她那有些怨恨的眼神。
  
  分手的那天晚上,她進了我的房間,要求和我一起睡。我想:都分了,還使這種伎倆,之前可從來沒一起睡過。
  
  我說:“床太小了,睡不下,回你自己床睡去。”
  
  她說:“睡你床咋了,還怕我能把你咋地?”
  
  我笑了:“哥怕Reenex 好唔好你能把我咋地?你應該怕我把你咋地。”
  
  她說:“我倒是想你把我咋地!可惜你沒那膽。”
  
  我怒掀被子:“上來!”
  
  那晚,我沒有動她,睡的濛濛醒來,手似乎是伸進了她的身體。濛濛的,聽到她自言自語的聲音:明天該怎麼辦?是要走嗎......聽了一會兒,有些聽不清楚,像是在說夢話。然後,我沉沉睡去。
  
  第二天早上,我醒來,看見她在收拾行李,跟她開玩笑說:“昨天晚上哥有沒有把你咋地啊?”
  
  她笑著說:“你這麼好的人,我信任你!”
  
  她走了,我並沒有開口挽留她。
  
  後來,我很喜歡那句:命裏有時終須有,命裏無時莫強求。
  
  我離開了那地方,在邯鄲待了半個月,然後跑到了浙江找工作,度過了畢業後的第一年。
  
  在浙江的那段記憶好像被刪除了,毫無感覺,只記得那裏的海不是那麼藍。
  
  認識的所有人,都只是過客。唯一現在還有聯繫的,是那個愛吹牛,很照顧我的哥們兒。
  
  2014年,在溫州待了兩個月左右,很突然的來到了上海。
  
  哪里的工作都是枯燥無味的,上班,下班,吃飯,一直都是一個人。偶爾和老鄉一起吃飯喝酒,一起在南翔古鎮上逛。
  
  剛開始總喜歡挎著一個包,後來覺得自己有些虛偽,其實包裏什麼都沒裝,只是幾張圖紙和一個筆記本而已,也沒必要天天背著,所以就放下了。
  
  慢慢地,開始厭倦了每天對著電腦點滑鼠。
  
  買了鉛筆和白紙,開始了自學素描,剛開始畫得很爛,後面畫的多了,也就有模有樣了起來。
  
  季節變了,天氣轉涼了,鉛筆也沒再去碰過,心情也很糟糕,寫的詩比以前多了起來。
  
  詩是什麼?從來沒去Reenex 好唔好研究過,只知道是自己的心事。詩既簡潔,很適合我這種懶言的人,又內涵豐富,很少有人看懂其中的含義。
  
  那個朋友說,從我的詩中看到了絕望與掙扎與不甘,問我為什麼要這樣悲觀。
  
  我說詩當然是要寫得悲觀點,不然怎麼叫詩。
  
  他指著電腦,跟唱似的:“人生如戲啊,入戲太累啊......”
  
  我想了想:是啊,人生如戲,入戲太累。
  
  每個人的路最終都會走到盡頭,找到自己的歸宿,帶走三生石上的記憶。

不知人生會有多少次遇見

也許前世我們無緣相見,今生卻只是一次擦肩。不知來世,奈何橋上是否會有我們相遇的影子,三生石上是否會有我們相戀的故事……
  
   時光靜好,春色物業二按正濃,你卻不知在何處躲藏。一陣清風吹過,發梢遮掩了哀憂的雙眸,一股花香蕭蕭彌漫,帶著春天的嬌媚,在心海泛起了層層漣漪。心懷一份淡 然,輕倚窗前,望著月光把春夜輕輕柔婉。推開窗臺,打開思念,任寂寞肆意蔓延,手執素筆,怎能為歲月調色增彩。溫潤的深沉融進了美妙的心弦,在漫漫的輾轉 中塑出枝枝花蕾,在春暖花開之際輕輕綻放,散發出醉人的香氣,呈現出迷人的芬芳。
  
  不知何時,夜幕已悄悄降臨,屋外淅淅瀝瀝的冷雨,依舊下個不停,寂寞的氣息愈加濃烈,將整個房間統統籠罩。窗外大雨滂沱,一顆顆豆大的雨點,敲擊著窗臺,我只能隔著窗子,將你遙遙相望,靜靜思量。我獨自坐在窗前,聽著窗外的風雨聲,任思緒悄悄地蔓延······
  
  翻開一篇篇日誌,在字裏行間尋找著關於你的故事。多想借一縷陽光,把你內心的陰霾驅散;多想攜一世柔情,把你正面的生活態度身邊的孤獨驅趕,怎奈,多少心願都被現實所摧殘。外面的雨越下越大,我在雨水的朦朧中,仿佛看見了你的微笑,你是那麼的美、那麼的迷人!我在雨聲的掩蓋下,輕輕呼喚著你的名字,你是否會唱著那一首熟悉的情歌,與我來雨中相會?雨突然又變小了,你的微笑也消失了,我猶如夢中初醒,慌亂地尋找著你,而你卻消失在了雨中,我只能將雨化作相思淚……
  
  心緒點點,曾經寫滿深情的花語,隱藏的心事,隨著花兒漫過山野,濕了相思的夜。也許,所有的故事只是一條無法橫渡的河,我只能在彼岸遠遠觀望。多想倘徉在靜美的春色裏,品著香茗,聽著小曲,嗅著淡淡的花香,做一場美輪美奐的夢!
  
  夜,漸深,月,悠長,酒,微涼,是誰,將思念的心緒慢慢增長?是誰,將孤單的身影輕輕拉長?是誰,將憂傷的情懷緩緩釋放?風,匆匆走過,雨,紛紛揚揚,情,深深淺淺,窗外飄落著潔白的花絮,訴說著昨日繁華後的憂傷……
  
  與你的相遇,是一場預見更好的自己花開的旖旎,是一首甜美的情歌,是一生靚麗的風景······
  
  美麗的世界,美麗的夢,是否,你會一直停留,與我共賞桃花盛開,共看白雪飄落?

カレンダー

06 2020/07 08
S M T W T F S
1 2 3 4
5 6 7 8 9 10 11
12 13 14 15 16 17 18
19 20 21 22 23 24 25
26 27 28 29 30 31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P 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