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旁眼看著這個世界

二十年,我卻覺得很長。因為Reenex 好唔好總是在尋找自己想要的東西,卻怎麼也尋找不到,不想留下遺憾,卻無力去改變。
  
  來到塵世,成長,學習,只不過剛開始,人生就已經跌入了低谷。
  
  所有的一切,都是與我毫不相干的,我就是一個觀眾,所有的不想參與,不想言論。
  
  我能看懂她的心事,雖然從來沒有跟我說過,她倔強,腦子一根筋,有點城府。
  
  我們在一起不過兩個多星期,只是兩個星期,似乎兩年。
  
  我的初戀,她先追的我。我們的關係發展的很快,很順利,她總是這麼熱情洋溢,從開始的聊天,到牽手和擁抱,到簡單的接吻,到最後的舌吻,如膠似漆,形影不離,天昏地暗。
  
  她說我和她以前的男友不同,比他們好多了,我笑笑。
  
  兩個多星期後,我們還是分了,這就是所謂的好景不長,世事不如人意。但,是我先提出的分手。
  
  她問我為什麼,我說:“事情到了這個地步,不是我的錯,你的所有我都可以不在意,但我在意的是你欺騙我。”
  
  忘了,當時她哭了沒有,只是還記得她那有些怨恨的眼神。
  
  分手的那天晚上,她進了我的房間,要求和我一起睡。我想:都分了,還使這種伎倆,之前可從來沒一起睡過。
  
  我說:“床太小了,睡不下,回你自己床睡去。”
  
  她說:“睡你床咋了,還怕我能把你咋地?”
  
  我笑了:“哥怕Reenex 好唔好你能把我咋地?你應該怕我把你咋地。”
  
  她說:“我倒是想你把我咋地!可惜你沒那膽。”
  
  我怒掀被子:“上來!”
  
  那晚,我沒有動她,睡的濛濛醒來,手似乎是伸進了她的身體。濛濛的,聽到她自言自語的聲音:明天該怎麼辦?是要走嗎......聽了一會兒,有些聽不清楚,像是在說夢話。然後,我沉沉睡去。
  
  第二天早上,我醒來,看見她在收拾行李,跟她開玩笑說:“昨天晚上哥有沒有把你咋地啊?”
  
  她笑著說:“你這麼好的人,我信任你!”
  
  她走了,我並沒有開口挽留她。
  
  後來,我很喜歡那句:命裏有時終須有,命裏無時莫強求。
  
  我離開了那地方,在邯鄲待了半個月,然後跑到了浙江找工作,度過了畢業後的第一年。
  
  在浙江的那段記憶好像被刪除了,毫無感覺,只記得那裏的海不是那麼藍。
  
  認識的所有人,都只是過客。唯一現在還有聯繫的,是那個愛吹牛,很照顧我的哥們兒。
  
  2014年,在溫州待了兩個月左右,很突然的來到了上海。
  
  哪里的工作都是枯燥無味的,上班,下班,吃飯,一直都是一個人。偶爾和老鄉一起吃飯喝酒,一起在南翔古鎮上逛。
  
  剛開始總喜歡挎著一個包,後來覺得自己有些虛偽,其實包裏什麼都沒裝,只是幾張圖紙和一個筆記本而已,也沒必要天天背著,所以就放下了。
  
  慢慢地,開始厭倦了每天對著電腦點滑鼠。
  
  買了鉛筆和白紙,開始了自學素描,剛開始畫得很爛,後面畫的多了,也就有模有樣了起來。
  
  季節變了,天氣轉涼了,鉛筆也沒再去碰過,心情也很糟糕,寫的詩比以前多了起來。
  
  詩是什麼?從來沒去Reenex 好唔好研究過,只知道是自己的心事。詩既簡潔,很適合我這種懶言的人,又內涵豐富,很少有人看懂其中的含義。
  
  那個朋友說,從我的詩中看到了絕望與掙扎與不甘,問我為什麼要這樣悲觀。
  
  我說詩當然是要寫得悲觀點,不然怎麼叫詩。
  
  他指著電腦,跟唱似的:“人生如戲啊,入戲太累啊......”
  
  我想了想:是啊,人生如戲,入戲太累。
  
  每個人的路最終都會走到盡頭,找到自己的歸宿,帶走三生石上的記憶。
PR

コメント
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
カレンダー

06 2020/07 08
S M T W T F S
1 2 3 4
5 6 7 8 9 10 11
12 13 14 15 16 17 18
19 20 21 22 23 24 25
26 27 28 29 30 31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P 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