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紅塵幽夢



過盡千帆,物是人非。幾許惆悵,幾許憂傷,幾多幽夢縈繞心頭。

我復制著曾經的美好,仰望星空長嘆,問情幾許,問迷茫幾許,問君知否,問蒼天知否?只見萬種風情的浮雲,從天際阿娜著曼妙的身姿飄過,留下了飄渺的驚嘆。朦朧的月色籠罩了我的視野,暈染了我壹季繁華,幾世雕零。

總以為時間會沖淡壹切,總以為憂傷會從指尖滑過,總以為眼淚不再泛濫,總以為人生是壹場戲,遲早會落幕。可是,鉛華散盡,卻依然改變不了對妳的牽腸掛肚。四季輪回,思念凝成了壹串串苦澀的淚滴,滴落在每壹個季節。我徘徊在曾經的驛站,當掉了半生的時光,只想換取曾經的溫暖;我埋藏了壹世的情感,只想贏得永恒的情緣。然,如風的眷念,如夢的癡念,終抵不過逝水流年,最終心碎在塵世間。

我的日子遲緩淩亂地流著,每過壹天在我沈郁的心上,那不幸的愛情的悲哀就增多,並勾起種種瘋狂的幻想,但我沈默著,誰也聽不見我的怨訴,誰也看不見我的淒苦,我暗自流淚,淚就是我的慰安,淚就是我的夥伴,我的心被斷腸的思念所俘獲;被曾經的溫情所纏綿;被失落的愛情所折磨;被無形的離恨所包圍,被破碎的幽夢所困擾。壹切美好都永遠凝滯,只有愁絲在無限蔓延,幽夢隨靈魂飄蕩,幽魂隨大氣遊移。清風撫過我的面頰,卻撫不平歲月留下的道道印痕;細雨流進我的心房,卻洗不凈無數憂傷,也滋潤不了我已幹涸的心田。流年暗轉,只有悲傷和孤獨與我陪伴。

驀然回首,夢醉至夢碎,這個穿越時空的情結無法打開。也許,今生只有活在相見不如懷念的糾纏中。回味著昔日那片片情景:談笑風生,琴韻柔綿,執筆展箋,詞卷縈煙。如今已成過往雲煙,縹緲天邊,怎奈情深緣淺,枯萎了壹世繁華,雕落了滿庭殘花。繾綣流年,獨抱濃愁,灑淚當酒,舉杯獨嘆,嘆癡心壹片,煙雨未然。是誰把壹段柔情纏綿,是誰把壹顆真心摧殘?淒涼的寂夜,無奈的思緒繚繞在幽暗的心間。視野中再也看不到驚濤拍岸,卷起千堆雪的風景,再也看不到出入成雙的倩影……

有誰能用隨意的絮語將我受傷的心靈慰藉?又有誰能用真愛的鑰匙將我緊閉的心扉開啟?滾滾紅塵,我在陰界的彼岸苦等,等來的卻是壹片淒涼,萬般寂寞。我蜷縮著身體,躲在陰暗的角落裏,把所有的愁緒點燃,把所有的痛苦獨攬,把所有的情絲斬斷,卻斷不了壹世癡纏。此痛深深紮心尖,此情無計可消除,此愁綿綿無絕期。

如果可以,我願用我的整個世界,換妳冰山角;如果可以,讓我的舞臺搭在妳的心裏,與妳的心臟共舞壹輩子;如果可以,我把我的心都給妳,不會留壹瓣來疼自己;如果可以,妳用絕世演技,演到我壹世失憶;如果可以,妳用情感之刀把我捅死,我會留份遺書不會讓人懲罰妳;如果可以,妳用愛情謊言把我癡迷,直至我變成壹個傻子,無法把妳想起;如果可以,讓回憶永遠停止,讓夢想回歸現實,我會用壹生去珍惜。然,這些幻想終鉆進了我的骨髓裏,與我的血液連成壹體,永遠成了我的專利。

夜闌珊,月悠然,人依舊,情未然。心獨舞,淚依然,誰與共,空悲歡。殘荷深處,楊柳岸邊,獨木橋上,滴滿淒美的憂傷。可是,妳微笑的明眸,英俊微黑的臉龐,端莊高挑的身姿,風度翩翩的形象,幽默豁達的性格,妳我十指相扣的情景,卻時常浮現在我的腦海裏,我想抹去卻怎麽也抹不去。時光荏苒,秋水望穿,可是,妳壹直端坐在我的彼岸。妳知道嗎,我多想變成壹只無舵的小舟,自由自在地遊蕩在塵水間,有壹天能遊蕩到妳的彼岸,停泊在妳的港灣直到永遠啊。

千帆過盡,只剩下壹份執念,幾許憂傷,幾多夢想,纏繞著壹顆荒涼破碎的心。即使是濃妝淡抹總相宜的容顏,也只能任歲月的風霜盡染;即使是幽夢千重,也只能藏匿於心的壹角,即使是思緒萬千,也無法盡情放縱。千重夢幽幽,萬裏情悠悠,千山任風修,萬水順勢流。“千鐘醉,吟詩賦曲酒壹杯,古詩新韻解心扉,人生百味,踏夢難歸,誰曉其中味;千重醉,不寄世間有輪回,傷心苦累壹生悲,三生石旁,不許來生,此情誰知會。”千年淚,此淚誰與匯;千縷絲,此絲誰描繪?問至天花亂墜柔心碎,莫問是誰,幽夢難回。

痛徹心扉深入髓,深夜無眠盼思歸,獨倚寒窗,暗灑清淚,今宵誰與醉?壹眸癡意,傾世柔情,在歲月的輪回中蹉跎,唯求壹夢相隨。
PR

コメント
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
カレンダー

06 2020/07 08
S M T W T F S
1 2 3 4
5 6 7 8 9 10 11
12 13 14 15 16 17 18
19 20 21 22 23 24 25
26 27 28 29 30 31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P R